(原创) 爱出者爱返 福往者福来 ——教师节随想

教师节啦!祝福如潮!来自社会、网络、同事、家长、孩子的祝福像潮水一样,让平静的日子漾起了阵阵涟漪。


收到太多花儿,太多巧克力。自己从未在班上提及,竟收到这么多礼物。深深地知道,每一份礼物里都包含着一颗纯洁的心,今年是工作十七年来见过礼物最多的一次,花儿把心空装点得像一座小花园,爱意满满。每一年,都会把孩子们送来的花修剪插枝,今年也不例外。将一支支散着香味藏着心意的小花合成一大束,找来花瓶放到教室里与其他老师和孩子们共赏。既然是孩子们创造的美,又如何舍得独吞呢?“独乐乐岂如众乐乐来得快意?”巧克力也不少,细数绝对够给每个孩子回礼一块。那就给大家分了吧!几十个人吃下去一定比我一个人吃甜很多。你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很好吃啦!


下午上完一年级七班音乐课,正在收拾电子琴,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小男孩跑到我跟前,拉着我的臂膀示意我蹲下。正奇怪他有什么事时,他神秘地告诉我说:“音乐老师,我好喜欢你哟!”那奶声奶气的声音让我心中一惊,赶紧摸过他的头,回了一句:“我也喜欢你啊!”“老师,你下次还来给我们上课吗?”我笑着告诉他:“当然还来给你们上课啊!”孩子刚听完,又拖我到他们班级的评星栏前,指着自己的名字说:“音乐老师,告诉你啊,这就是我。我已经有两颗星啦!我还要再争!”“好呀,老师下次再来看你的星,好不好?”“好……”走出教室时,脚步如此轻盈。天那么高空气那么清新,如果现在给我一对翅膀,好像都能飞了。


这个教师节过得真不一般!有一束美在我和孩子之间传递,有一份甜在我和孩子之间回荡。这一天,我欣赏了美拥有了甜,更得到了一颗洁白无瑕的童心的期待与欢喜。烦恼与忙碌在这一刻已完全让位,因为心中被幸福填得满满。忽然间就想到一句话:“爱出者爱返  福往者福来”,孩子们这样爱着我、宠着我,自己又怎么忍心不回报给他们爱呢?

(原创)换一个位置

    今天,新学期分工公布了,到了三年级,且担任班主任,这有些出乎预料。原以为在五、六年级的机率更大一些,至少也会在四年级,呵,没想到到了三年级。岗位啊,总有那么多地变数。

    回家跟老公说了现在的岗位,他笑着说:“一定是你上学期教得不好,让你“降”到了三年级。”我说:“才不会,上学期还作为教学质量嘉奖标兵上台领奖的呢,根本不是!”不解也就在这一问一答中消了!算了,有什么呢?每个人总有自己的一个岗,也就有了一方台子,相信只要自己一样用心,每一处都会有风景的。
    有些年,特别希望能教到学校的高年级,似乎觉得那就是一种象征,一种认可。或许因为那时候一直在低年级任教,对高年级的老师生出一种慕名的嫉妒——他们一直在高年级,还说着一些我们不愿听的感慨。无论人家是真的认为低年级重要,还是一种沾沾自喜,在我们那帮人眼里统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呢,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直圈在自己的思维里,还会坚持着这样一份执念。后来,到了中年级,再然后上到高年级,这才发现每一个岗位都有自己的特色。况且,一个人被别人的认可度与任教年级有一定的关系,却也不绝对。斯霞老师还不是一辈子在小学低年级摸爬滚打,有谁说人家水平不高,手段不高明?既然,现在的处境不是自己可以左右,那就接受吧。既来之,则安之。三年级又不是没教过,也没什么好害怕的。自己认可了也就砌起了一道城墙,就不会那么容易被狂风刮倒。
    分工安排上,还安排了三年级语文教研,回首这些年走过的岗位还真不少呢!曾经负责过学校数学教研和艺体教研,现在又开始来学着做语文教研了。于语文而言,我才有三年的经历,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那就边做边学吧。刚刚请一个语文老师准备我们年级第一单元的设计,人家爽快地答应,一点没有纠结,这也算首任大捷吧。我是一个不太喜欢行政的人,平时做一些小小的文字还行,真要安排别人做点什么,总觉得像欠着别人什么。
    丫头再过两天就正式开学了,她成了一名初中生。时间真的很快,一眨眼功夫,孩子都上初中了,在我自己还没感觉到的时候,在我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一个14岁的少女已然站在了眼前,充满着青春的朝气与活力。孩子上了初中,我能做的更多的就是好好地照顾好她的生活,学业上恐怕帮不了太多。当她养成了好的习惯,以后的路就得她自己走了。毕业考试,丫头数学发挥得有些失常,相比于平时状况坏了不少,有些担心。她自己也感觉到了。希望她能克服障碍,缩小差距,做到全面上升。
    
    

(原创)慢慢地走,滴滴地悟

无论从事什么职业,必定会感受其酸甜苦辣的一路,若是无法站在一个辨证的角度自我释怀,必会变得越来越失望。以至在当下所从事的岗位上,看不到一丁点儿星光,漆黑一片。有些道理,早晚会懂得。

于人,应怀一颗包容之心。喜欢的不喜欢的,喜欢你的不喜欢你的,都会在身边存在,永远不会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曾经以为,为什么自己做得那么好,可为什么总有人不喜欢,也为什么,某人无大恶大错,可偏偏自己就无法视其为友,赞其为人?原来,在这尘世中,不可能所有人都能相识我之心。浅者只能相识其形,深者才可相识其心。而没有参透的时候,会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可以,忘记不喜欢你的人,无视你不喜欢的人!何必总把他们放在心里,又何必一次次寻找答案,让本来就不存在的答案变得扑溯迷离?硬要找个答案,那简单至极,“只因不喜欢!”

于事,应持一颗豁达之心。没有什么事是应该的,也没有什么结果是绝对的。很多人都说,不到最后一刻什么都不算。那什么又才是最后一刻呢?是生活的最后一刻还是相对于某件事的最后一个决定?若是以生命最后一刻而言,这一切的探讨本身就没有意义。生命到世上走一趟是多么偶然与庆幸的事,还有什么经历与伤痛值得在生命弥留之时念念不忘呢?若是以某件事的最后一个决定来看,其实倒也不必。乍一看,有些一时一刻的决定似乎真的决定了什么,也确实会让我们得到或失去一些看得见的东西,只是这与我们长长的人生比起来,能证明什么?不会因为这些得到延长生命,也不会因为这些失去而缩短生命,顶多那时那刻扰乱我们的心绪,或飘飘然或悲戚戚罢了。

理是如此,但通透很难。凡尘者总是受着这样那样的牵绊,被眼下的人与事扰着。爱与不爱,残缺与完满,良好与优秀……工作、家庭、健康、友谊和精神这人生的五个球一直在手中被抛接,我们一个也不想丢下。当然,不能丢下,只是倒也不必求得全优。你见过身边五优俱全的典型吗?恐怕是凤毛麟角!既然那是人中龙凤之运,又岂是你我这平凡之躯方可到达之境。倒不如换一种思考,将我们的人生定位为良好,那样渴望与痛苦或许会少一些。事实上于人生而言,明智莫于此。

每个人的经历都会与众不同,没有人没有故事,也没有谁的人生会一帆风顺。或许在别人看来你是,但在你自己看来,绝对不是。你的心中藏着太多的苦,埋着一段又一段不为人知的伤。既然大家都差不多,那就好好地往前走,把伤与痛尽量放轻一点。遇上懂你之人他自会懂,不必把痛苦打开,影响他又伤心你,那也不是你愿意看到的;在不懂你之人面前更无须言,倾诉只会增加对你的误解,变成不屑轻视也未必。既然故事是自己的,就有权将它收好,它是属于你的版板。人生是书,做一本内涵丰富的书,丰富自己,留香读者。有人相读,必有其缘,无人相读,何以推销?当自己的人生行走唯剩推销自我之书时,会是多么的空虚和无意义。

(原创)低处寻光

身在乡镇,天空不同。正如那只坐在井底的青蛙,所能看到的只能是头顶的那一方天空。虽然现在接受外界信息的渠道很广,可依然会有很多是我们见不了的。我们所见到的,必是大家都能见到的,我们所思的,也必是大多数人都思得到的。

身在乡镇,环境不同。无论是学校的硬环境,还是软环境,无论是家长素质,还是社区力量,都不同于城里。学校的硬件设施都跟上了,教学设备也都齐全了,但软件方面还不是那么令人满意,校园文化,书香气息也还不是那么浓厚。再看家长的素质。一个班里除了在学校、医院和事业单位上班的,就很难发现其他重视孩子教育的家长,倒不是他们不重视,只是他们根本没有这样的意识和能力。农村里跟爷爷奶奶的孩子太多,年轻的爸爸妈妈都去城里打工了,爷爷奶奶保证孩子吃饱穿暖就已足够。曾看过城区小学老师发给家长的家校通信息,孩子们作业的形式极其丰富,读、背、写,这其中家长的作用显然不可小觑。试想,在农村这样做还真的不太现实。

身在乡镇,平台不同。天空是眼界,平台是机会。乡镇相对于城里少了很多的机会。机会,也许几年才会有一个,而算给每一个教师个体的机会就更少。事实上,每一个机会,还都会附带一些因素,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少了其中一样,机会就有可能成为遗憾或者无奈。

既来之则安之。不放弃机会,但也不作无谓等待,朝着光走吧。生活不会处处黑暗,总会有一丝光亮,哪怕是那样地微弱,但至少在那片黑暗里,会有希望。光是什么?光是孩子如水晶一样透明的内心,是爷爷奶奶们无法表达的言语和敬重有加的眼神;光是什么?光是偶尔品尝到的成功课堂,是那份默默无闻的安宁。光,是艰难行走中无意得到的认可,是不离不弃始终相随的信任;光,是在现实击碎梦想的时候留给我们的思考与记忆,是面对风雨无助孤独之时得到的那股力量。

智者相告:“思考是一种良好的生活状态。”是。对每一个人而言,思考都是一种良好的生活状态,而就教育人而言,乡镇教师更需要找到这种生活状态。相对于城里教师而言,他们更容易在生活里迷失自己。压力少一些,平台小一些,天空低一些,欲望少一些,由此梦也就少一些,而且随着职业倦怠感的日益加剧,这梦还会由少变无。一个无梦的人,将变成彻彻底底的自然人,一个无梦的老师,恐怕只能成为一棵呆板的树。太阳与他无关,雨露与他无关,学生也与他无关,他的存在少了一些精神价值。思考之树必不一样。他会想着让树荫更密,以此带来一片大大的绿荫;他会想着摇动起来,以此享受生命固有的律动;他还会想着是不是长得更直,那样小树们就足以看见自己的挺拔……

虽身在低处,但心可高攀。朝着微弱之光追梦远行,领略不同于此地的风景。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心若不动,风奈我何?修炼自我,丰盈精神。寻光而去,滋养教者之心,安宁烦躁之气!

(原创)缺少韧性

   


    今天是正月十六,明天孩子们报名,后天正式上课。今年全省统一时间,在家里过完了元宵节再开始新一学期的学习。这个学期,又该怎样探我的课堂,做我的任务?


    假期读了一点点书,是《给教师的建议》中的一小部分,还在进行中。作为教师,其实早该读的。没有理由,就是缺少了一股韧劲。正如书中提到“教师的时间从哪里来?” ,苏霍姆林斯基说,这取决于教师工作本身的方式和性质。仔细看,没有发现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一再强调身边的很多老师都是用一辈子在备课,而这种准备,便是读书。也就是说,只要你读了,你的时间就来了,聚沙成塔,汇流成河,那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我和我的一些同行总把不读书怪罪到没有时间上来。事实上,我们是很累,但细想想,我们其实是还有一些时间可以拿来读书的。


    不信来看。每天我们有多少时间在网上?互联网确实可以让我们最快地了解到最新的消息,但真正能引起我们思索,增添生命底蕴的却是很少!偶尔也有一些哲思性文章,一时间触动我们心中的某根弦,但稍久则忘。很怀念捧书阅读的美好时光,那样一份从容,又岂是这样的快阅读可比?


    还有,每天我们用于聊天的时间是不是也可以缩短一些?在我们过多地沉浸于憧憬虚幻的时候,会忘记了曾经的理想的,会消磨应有的那份进取的。安宁可有,但不可常伴。人生需要勇气和努力,需要丰盈和沉淀。


    还有,我们每天用于休闲的时间是不是也可少些?电视、牌桌的吸引力远远胜过书。经常有人说,会玩才会学习,但并不是说,玩累了的时候再来读书学习?活到老学到老自古便是真理。现任主席习近平都能做到多读书,多思考,何况我们?


    好在身边总有一些正能量!时刻让我觉着生命的单薄、让我向往人生的高度和应追的理想。于是,学习他们应该成为我的状态!为着能和他们说说话,能和进行心的交流,首先就要努力成为离他们不远的那一个。

(原创)忙碌又幸福的一天

    

    过了年,又长了一岁。除了三十岁的时候,老公请了一些亲戚、同事和朋友,每年的今天几乎都是父母做饭给我吃。昨天,给妈妈打电话:“明天到我家吃饭,我做给你们吃。”妈妈笑着说“:”还是到我家来吧!”我坚持,她笑着应允,便开始忙碌。上午买菜,烧排骨,下午包春卷,今天又早早起床,开始做饭烧菜。冬天的早晨,时间总是那么不经用,一晃就到了吃饭时间,还好,赶在饭点时间开饭,大家给予好评:手艺还不错。自己觉着整个过程不是很快,或许是因为所有事情都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做吧。吃过饭,在客厅里和爸爸妈妈一起拍了全家福。一直有这个想法,但总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也算是借着这个机会圆了梦,当然更重要的是留下了这样一个珍贵的记忆,爸爸妈妈看上去挺高兴的。
        一个人的生日,一直以来都被自己和家人重视。或得礼物,或尊称寿星,也有不少人因生日未被重视而不是滋味。自己也一直很在乎,总是希望有人记得,毕竟这个日子是属于我的。一年一年过了,突然发现,最记得自己生日的是爸妈,从未忘记过,后来有了老公,也都一直记得这个日子,就这样在宠爱中过了一年又一年。
        其实,生日对一个人而言固然重要,因为这个日子,自己才得以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只是生日还有另一个称呼——母难日,这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日,因为母亲到鬼门关走了一趟,才有了我们。那份辛苦,那份危险,那份执着,那份苦痛,对母亲而言一定是历历在目的,相比于我们,生日这天更应该得到尊重的倒应该是我们的母亲。这些年来我做得不好,直到三十五岁的今天,才懂得换一种方式来过,下午又做了一些事情,确实有点累,但一点也不后悔,想想,这质朴、简单的方式只需要一份心。当把妈妈当作了主角的时候,突然感到了生命的更多意义,感恩、踏实、传承…我对女儿说:“妈妈的生日,一点都不特别,我觉得外婆是最辛苦的人。所以,我给外婆做顿饭,让她开心开心。”孩子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吃饭的时候,突然送给我一个风铃,说是送给我的礼物。这小人精!一定是去叫奶奶来吃饭的时候,悄悄准备了这份礼物。她用自己的压岁钱去买了一个漂亮的风铃,礼盒上写上了祝福我的话。很开心地接受,请她帮我在她的房间里找一处合适的地方挂起来。她选好位置,挂上风铃,我每次走过房门旁,都会情不自禁地触碰那淡紫色的风铃,串串小铃便叮叮当当起来,好听极了。孩子高兴,我也幸福。她精心挑选的礼物一定是她的所爱,我把这份礼物接受了,又挂在了她的房间,这是多好的创意!
        找个机会,把全家福加洗出来,送给爸爸妈妈,想象得出来,他们那高兴的样子。对于六十岁的他们来说,这样一份记忆一定胜过很多。父母高兴了,做儿女的才能感受到幸福,这个生日过得才叫有意义。

(原创)2014,开门大吉

 


今天,博客被评为优秀博客!虽然很小,但足以让小女子感恩!


教育博客注册于13826,因之前养有一网易博客,所以,于如何养博倒是一点没有发愁,只是在如何让博客彰显出它不同的气质方面无法入手,但总是遵循一个原则,宁缺勿滥。


教育,于一个社会而言,关乎着未来,于一个教师而言,关乎着事业,于一个人而言,则关乎着一生,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的一生都在受教育,只不过,学校教育更为明显罢了,既如此,那我这教育博客倒也不必囤于课堂,限于学生,读书、教女、生活又何以不是在感悟教育,学习人生呢?


 

(原创)2013,最后一个冬日暖阳

这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年了!忙完作业便想着敲下点什么,为这一去不再回来的2013


    和曾经走过的日子一样,或喜乐或哀怒,或热闹或安静,或健康或小恙,它们串起了整个生活,连着每一个仍然在记忆里的日子。


    1月,收获了2013年的第一份感动,是来自湖北雪姐寄来的一张温情的明信片,也曾经在那个月里记下《我的2012》。


    2月,看过一本书《仿佛多年前》,是一本由本地作家丁立梅创作的好书。看多了这温暖的文字,整个人心里总会偶有阳光射进,有读后感〈《仿佛多年前》的事感动总在〉为证。


    3月,除组织了相关活动以外,别无他获。似还有事,然,一切皆过,无论是非,早已成为过往。


    4月,共同体执教音乐课一节,好评多多。因自己未在班级作生源挑选而沾沾自喜,即使未能胜出亦无憾。尽管未能知晋级与之有无关系无需考证,但那班孩子定会记住曾经一起上过的那节氤氲江南温婉之风的音乐课。去洪泽参加了全国班主任论坛,和女儿一起读了《我要做个好孩子》。参加论坛的德育论文被评为一等奖。


    5月,获市骨干教师称号。然于去路而言,它已不能助我远行,从转身的那一刻起,曾经的一切便都已成为过往。为六一节作准备。编排的合唱节目,首次采用纯女生形式,获校节目评比一等奖,为班级编写了剧本《你我同行》却只获得三等奖。小女赴山东参加中国第十届艺术节节目展演,回来当天参加市小小讲解员比赛,从初赛打入复赛,最后以全市第二名的好成绩获胜。


    6月,执教一人一课《黄河的主人》,得知2012年艺术论文获省二等奖。


    7月、8月参加暑期培训。带女儿去北京旅游一周,游览故宫、长城、动物园、鸟巢、水立方等名胜。注册了教育博客,申报了省课题,只是未能立项。三次被镇安排去为省专家讲解古镇文化,迎接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验收。


    9月,接手新班,忙碌新学期。女儿被推荐至高级别参加三独比赛,获小学乙组一等奖第一名。


    10月,11月,忙国检,迎国检。


    12月,行知剧场检查。意外受伤,休息一周。


    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年就这样悄悄溜走。当想拾点记忆的贝壳留作纪念的时候,竟觉得很少。或许,在生活这片沙滩上,唯有及时捡起才有可能成为忆点。时间久了,必定会忘记的,即使当初曾经叩动心弦,却挡不住岁月的风沙掩埋它的踪迹,世事的无常模糊它的模样。也或许,有些事情就想忘了,因每想忘记的时候却又被记起一遍,所以宁愿真的记不起了。


一年,专业发展上有哪些可量的呢?索性以表格记之。
































我的2013


发表


《四回三转始相牵 今生方与你同行》发表于《盐城教师之友》


《从仰望名师到修成明师》发表于《阅读》


《我的曲折语文路》发表于《教师博览》


《六年级语老师如何做好初小衔接》发表于《盐城教育研究》


《国家督导评估 草堰小学获好评》发表于《盐阜大众报》


上课


《忆江南》一课获共同体赛课一等奖。


获奖


《立足点线面局  成就幸福老班》获省班主任论坛论文评比一等奖


《我和女儿一起读〈我要做个好孩子〉》获市论文评比三等奖。


《亲历课改十年》获《语文教.教师版》征文一等奖。


《班主任工作,不妨从点线面局入手》获大市论文一等奖


《亲历课改十年》获市论文评比一等奖。


 


 


 


 


 


 


 


 


 


 


 


 


 


 


 


    相比于身边更多的优秀同行,觉得做得太少!这个学期看的书屈指可数,实在有些对不起这日子。


    其他的事情也就留下的少了!总之于我,一个教师的忙碌断不会少一份,一个家庭妇女的忙碌也断然少不了。孩子大了,年岁渐长,好在今天一切都好!相信,2014也会越来越好!无论你的,我的,都是!


      祝福所有朋友!2014

(原创)小女子有请,先去豪华厅小坐片刻哟


欢迎光临!


清茶一杯,清音一曲,愿热爱文字的你在这里得到片刻安宁!因为只有一个爱文字的人才会去看望同样热爱文字的人,或许这就叫心心相惜吧!


请允许我把自己与博客走过的一路作个介绍!


第一个博客建在网易,最为豪华,请见网址:


http://xingzhuyoulan.blog.163.com/


第二个博客在新浪,建于20127月,是将网易家里的东西搬过去一些,http://blog.sina.com.cn/u/2847534791


第三个博客便是此博,建于2013826日,落户中华语文网,目前日志数十。


到目前为止,我的博客原创作品数百。应该说,我的博客起步较早,内容较丰富。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里,有教育局长,有一校之长,有城区的,有农村的,有亲历高考的主考官,有各类特级教师,当然也有不少平凡而普通的一线教师。但肯定的是,无论谁,都是用心在走过自己的教者日子。当用自己的文字记录下每一个日子的点点滴滴时,日子是与往常不同的,真实而有意义。


眼下,中华语文网博客已经成为我寄放教学类素材的地方。学生故事、生活感悟、掌上明珠、我的语文、课堂之外、读书成长是我对此博贴的标签。短短百天,中华语文网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在它百天生日之际,中华语文网给我送来了礼物,这在博文,<《中华语文网》给我送来了礼物>一文中有所交待,相信如果也用同样的坚持走下去,生活也会不一样!如果你愿意,就让我们共同徜徉在博客间,享受在相知中!

(原创)中华语文网给我送生日礼物啦!


2013826,要开学时建了这个博客!原本拥有网易博客已经六年,忽然之间觉得既然来到了语文,似乎也应该专门为语文建一个家,所以,中华语文网安家。


时间一晃而过,到今天为止在中华语文网已有百天,或许今天可以算语文网博客的百天生日吧,在这百天里留下了并不太多的日志。11月底偶然看到中华语文网《语文报社.教师版》有一则征文比赛,心想也参加试试吧。这些年,走过几个学科,有着一些经历,刚来语文一年半载,为自己转来语文留一个印记吧。作为一个老师,我一直为此生能做一个语文老师而幸福。作为一个老师,为自己终可做一个语文老师而感恩。在外流浪了十五年,终于可以成为一个语文人。流浪,便是对此前所走的路的一份以为。虽然曾经走得还好,但毕竟……所以,来了!真的不易,从此变得一无所有。当一个人真的归零的时候,你才会真正理解“归零”的含义!只为了语文!


1130,征文比赛截稿。总是有事耽搁,所以一直到1128号,才把纸质稿寄出。随后又发了一份电子稿到征文比赛邮箱。没想到,接着便是周末。邮箱收到回复,编辑老师回复:“您好,证书今天已通过挂号寄出,名单来不及上报了,只能为您寄证书。”当天下午,再次收到老师的邮箱回复“下次稍早点吧。非常抱歉。”老师的敬业精神让我感动。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但编辑老师如此细心,如此在乎,我回复:“有点遗憾啊!不过,没事。虽然没能赶上班车,最起码认识了老师。也算收获!谢谢您了!会一如既往地关注我们语文网!”些许失落,但得到经验,下次不要总把事情拖到时间截止时期前才是。终坦然了,最起码努力没有白费,老师见到了,认可了。感动代替了失落。有的时候错过了是偶然的,没有理由,下次做好就是。


中午在学校值班,女儿带来了门房送来的获奖证书,一看竟是征文一等奖。真好!原来,在我们中华语文网,平凡与闪亮是一样的被重视!初识语文网的时候发现这里有很多很多的名师,当然也有如我这般一直普通而平凡的人。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用心走在自己的路上。对,只要用心!欣喜中再去我们语文网的首页,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我的名字。名字,原本只是一个简单的符号,很多时候都是,但这时却不仅仅是,它带来的是力量,是惊喜,是感动,是前行的动力!


附获将名单:


2013年“课改·实践·探索”主题论文大赛获奖名单

特等奖(10名)
岳正良(山东)   李红艳(河北)   沈小杰(湖北)   成向东(安徽)   郝文明(河南)
谭小溪(山西)   邵   华(浙江)   吴小飞(甘肃)   郝志聪(湖南)   石   磊(天津)
一等奖(100名)
黄丽华(云南)   何   容(重庆)   朱芳芳(江西)   马   梅(青海)   童   菲(云南)
崔保健(安徽)   王俊鹏(宁夏)   段得兴(甘肃)   叶南明(江西)   琚建波(云南)
杨建庄(甘肃)   刘姗姗(重庆)   唐学成(四川)   陶承林(安徽)   陈永胜(安徽)
张训海(深圳)   楚明亮(山西)   潘凤英(云南)   李新涛(江西)   林海霞(上海)
杨雪梅(广东)   吴冬梅(江苏)   陈少全(广东)   余凤云(广西)   李树平(山东)
申志杰(广东)   毛淑芳(贵州)   高少华(陕西)   崔积成(陕西)   徐   娟(重庆)
刘格玲(陕西)   杜俊平(云南)   张玲玲(重庆)   计海涛(陕西)   蒋   燕(江苏)
李新生(山东)   盛青松(江西)   曹志英(江苏)   朱   磊(安徽)   张茂星(贵州)
段   骥(山西)   何书珍(江苏)   尤永康(广东)   陈   娟(重庆)   黄晓燕(湖北)
张凤华(贵州)   曾满姣(江苏)   吕宝茹(广东)   章国华(浙江)   侯业斌(湖北)
秦朝林(重庆)   黄爱娥(广东)   赵泽艳(贵州)   姚丽川(江苏)   王逸群(广东)
张国学(甘肃)   张善存(湖北)   周业敏(重庆)   黄永强(四川)   叶   荣(贵州)
何   伟(广东)   刘士民(甘肃)   丁学松(江苏)   张善存(浙江)   夏佃新(广东)
陈   俊(湖北)   张晓华(江苏)   周   静(重庆)   董   海(四川)   邢   玲(甘肃)
石学东(山西)   钱小伟(重庆)   马天君(浙江)   张福星(广东)   程倍丽(四川)
付树红(江苏)   柴向东(四川)   孟宝祖(甘肃)   陈晓丽(重庆)   魏淑娟(山东)
张永友(江苏)   吴   磊(浙江)   张会明(浙江)   姜莲玉(四川)   程先国(广东)
陈治勇(甘肃)   冯兰兰(江苏)   朱玲玲(浙江)   段岩霞(湖北)   祝宝玉(浙江)
秦玉琴(安徽)   朱敏波(浙江)   卢   木(广东)   魏松根(江苏)   王   霞(浙江)
汤   薇(甘肃)   陈苏君(四川)   宋以民(湖北)   宋以民(江苏)   黄   斌(重庆)
张   立(广东)   王月香(江苏)   王   玮(陕西)   谢   彦(重庆)   易素林(重庆)
段宏均(四川)   汤   佳(江苏)   周伟珍(广东)
二等奖(300名)
张宏宽(广东)   陈桂贤(新疆)   倪志华(青海)   郑燕明(安徽)   陈桂贤(广东)
聂   伟(新疆)   李   辉(湖北)   王红梅(安徽)   朱栎霞(广东)   张   榆(新疆)
何慧敏(广东)   宫国恒(甘肃)   严   华(安徽)   陈汝祎(四川)   何婉莹(新疆)
曾绪安(广东)   钟曙燕(广东)   袁光明(青海)   潘鹏飞(安徽)   张庚秀(广东)
严从年(广东)   杨   光(新疆)   杨   赟(甘肃)   厉志华(广东)   王尔强(四川)
李伟洪(广东)   胡丽红(安徽)   王   波(湖北)   吕红彥(新疆)   侯   军(广东)
窦争琴(广东)   王定顺(甘肃)   郑治权(广东)   杨正彬(广东)   程伟哲(甘肃)
王   秋(安徽)   黄澄波(新疆)   袁敏容(广东)   刘海燕(广东)   赵钟林(湖北)
郭荣武(湖北)   陈小芳(广东)   郑金多(安徽)   郭登成(新疆)   曾素云(浙江)
张俊丽(广东)   刘春文(广东)   郭玉明(山东)   周国华(安徽)   赵   霞(甘肃)
李   刚(新疆)   李翠兰(广东)   张孟光(青海)   朱前珍(新疆)   李秋红(安徽)
向光梅(广东)   胡道明(浙江)   房仁桂(广东)   石艳霞(湖北)   朱正华(云南)
申迎春(江苏) 单雯雯(甘肃)   周小玲(浙江) 郭瑞娟(广西)   黄寒霜(甘肃)
刘晨霞(内蒙古)   梁   艳(吉林)   李勤然(湖北)   余   林(山东)   汪银波(湖北)
吴立平(贵州)   李维斌(江苏)   徐揆琼(甘肃)   王胜东(广东)   钟倩倩(浙江)
柏永香(云南)   何   翔(江苏)   王序曲(四川)   黄   静(甘肃)   陈春霞(江苏)
代秀丽(浙江)   熊智芳(湖北)   张玉奇(四川)   罗彥荣(浙江)   罗小乐(甘肃)
李晓燕(江苏)   吴   燕(湖北)   笪贝青(四川)   朱小朋(广东)   陈光跃(甘肃)
华占俊(湖北)   曹南松(浙江)   耿   彪(四川)   党翠莲(湖北)   陈雪玲(广东)
朱   立(浙江)   邓小华(江苏)   梁   昭(四川)   熊小红(浙江)   郭明霞(湖北)
叶晓频(陕西)   李胜旗(浙江)   柴卫卫(四川)   相容美(吉林)   陈   平(湖北)
赵   遐(四川)   郭登成(江苏)   张秋霞(四川)   赵红全(浙江)   李   英(四川)
郭广华(四川)   宋玉华(江苏)   陆   玲(浙江)   冉忠选(江苏)   莫向东(四川)
王万建(湖北)   陈梅琴(四川)   鲁春花(甘肃)   侯方清(湖北)   王海涛(贵州)
陈志忠(四川)   谢燕思(湖北)   王   菊(浙江)   黄宝梅(甘肃)   蔡   婷(江苏)
范胜梅(四川)   韩连芳(四川)   郑   丽(四川)   冯宝莲(江苏)   汪友明(甘肃)
顾小芹(江苏)   朱爱军(湖北)   徐红萍(浙江)   张庚秀(四川)   倪苏铭(新疆)
张   敏(吉林)   边   慧(甘肃)   张小久(浙江)   刘桂芳(四川)   汪利明(湖北)
史   文(四川)   杨明繁(江苏)   曹洪霞(四川)   魏   英(甘肃)   邱国华(浙江)
周   仁(江苏)   葛荣弟(江苏)   郑治权(甘肃)   司   萍(江苏)   曾顺华(湖北)
吴玉仙(四川)   徐静静(浙江)   朱自清(四川)   袁敏容(甘肃)   邱国华(新疆)
祝俊生(江苏)   吴要金(四川)   顾桂凤(浙江)   李翠兰(甘肃)   李   影(湖北)
詹英顺(四川)   李兴武(江苏)   冯齐林(江苏)   李   英(四川)   韩延明(甘肃)
石月勤(湖北)   郭富强(四川)   郭士斌(浙江)   王   珏(四川)   朱承洪(甘肃)
刘何军(江苏)   王秋珍(浙江)   张飞飞(江苏)   陆桂贤(湖北)   王红梅(安徽)
李   辉(江苏)   黄明霞(广东)   刘学平(浙江)   严华(内蒙古)   左小成(湖北)
姚晓燕(甘肃)   吴成伟(河南)   丘警通(福建)   王睿卉(湖北)   丁瑞琴(吉林)
罗俊波(内蒙古)   王   颖(广东)   许文珍(甘肃)   宋   蓉(江苏)   刘   祎(贵州)
李   钧(河南)   瞿宏红(安徽)   叶常青(福建)   彭盛友(内蒙古)   占淑红(湖北)
徐金国(黑龙江)   王晓力(河南)   秦一义(广东)   刘传芹(贵州)   匡其本(江苏)
吴建生(甘肃)   冯晓晶(吉林)   林秋梅(湖北)   何传跃(广东)   蔡时珍(河南)
程虹(内蒙古)   陈   晓(浙江)   郭念奎(河南)   何建波(福建)   刘宇杰(江苏)
苗满红(安徽)   李兴武(黑龙江)任广洲(福建)   颜景银(湖北)   许春燕(吉林)
刘贵梅(贵州)   刘春文(广东)   杜书恒(浙江)   晏峰(内蒙古)   王   晖(黑龙江)
赵   超(湖北)   杜文辉(福建)   朱学民(安徽)   张红蕊(福建)   段瑞霞(江苏)
庞耀霞(吉林)   赵良英(甘肃)   李俊(内蒙古)   亢金龙(湖北)   张兴山(陕西)
程   勇(安徽)   石国权(河南)   张   坤(广东)   湛承芳(陕西)   严   兵(浙江)
周   霞(黑龙江)   邓   茜(吉林)   肖   莉(贵州)   黄志红(甘肃)   郑梦蝶(福建)
王凯敏(江苏)   张阳忠(黑龙江)   何   翔(青海)   王继萍(陕西)   郑梦蝶(河南)
向   端(广东)   张丽萍(陕西)   赵   懿(贵州)   赵   颖(浙江)   朱正华(吉林)
祁   丽(福建)   刘   霞(陕西)   张传霞(陕西)   史芸华(黑龙江)   楚明亮(青海)
苟大权(浙江)   刘晓莉(贵州)   闫会才(吉林)   唐   洁(江苏)   叶   华(河南)
李宏霞(甘肃)   朱   彬(广东)   叶   茂(陕西)   范国强(贵州)   沙华中(江苏)
陈庆苞(福建)   邓永锋(甘肃)   赵振宇(吉林)   尹厚平(贵州)   赵利春(浙江)
毛彥薇(河南)   周国华(四川)   陈国英(浙江)   郦永刚(江苏)   李   逊(江苏)
张   杨(贵州)   曾满姣(青海)   戴蓝绫(安徽)   牛   锐(云南)   彭乃奎(浙江)
王海燕(广西)   赵振宇(贵州)   沈永生(福建)   韩延明(广东)   张照贤(山西)
陈香瑶(江苏)   刘志福(浙江)   杨桂霞(广西)   陈映杰(广东)   赵洪涛(四川)
陈跃军(云南)   李花美(福建)
三等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