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在远方

    去年带了五年级班主任,在学生、家长的大力支持下,开展了班长轮值管理模式。经过一个轮回,学生有了很大的进步,尤其是那些平时几乎没有可能走到班级“前台”的学生。现在在校园里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遇到以前的他们,总会一路小跑着过来问好,好几次,那个最让我操心成绩,却依然开朗的马文静在校园里看到我,一边情不自禁地直呼我的名字,一边张开手势做出要抱我的姿势。每每此时,心中便涌起一阵感动,真的好幸福。学生喊名字,说明她已经把我当作了她的朋友,而张开的手臂又愉恰说明了她与我的心理距离有多近。

   一年,仅仅一年,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新学期学校又有了新的安排,我被安排到了三年级,一群比一年级稍好一些的小木头。所以,很长时间以来,我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想法做点什么的,他们是那样的让人操心,让人烦恼。
    一个月,两个月,改变不大。他们依然我行我素,依然给班级扣那么多的常规分。有些麻木!只是无论多差,我从来都是以最优秀的班级来要求他们。我说,我们是一个优秀班集体,我们时时要以一个优秀班集体成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变化是缓慢的,几乎感觉不到。
    期中调研,没有想到我教的学科捡了个年级第一。从没有想过,因为他们还没有预期的模样。我偷着乐,原来他们还是有潜力的。今天,他们又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在秋季运动会上,我们获得年级团体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本来只希望能在第四、第五就满足,冷不丁被他们吓了一跳。
    他们,又燃起了我的希望。或许,并不只有小学高年级的孩子才有一份可见的荣誉感与责任心,三年级的他们也有。只是他们的那颗心,不及大哥哥大姐姐那般敏感那般剔透,更需要一份等待,需要一份时间的浇灌。
    记得春学期校长想推广我们的实验时,我真诚地向他道出了忧虑:可能实验更适合于高年级的孩子,所以后来校长也尊重了我的意见并未过多提及。现在看来,实验的推广还是有可能的。那么,就着手吧!
    难,却并不代表完全不可能。付出是肯定的,以前最多写过五稿,现在恐怕最多得七稿八稿。慢慢朝我的教育梦挪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