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教育,再无区区小事

班里这两天一直少一个叫刘烁的男孩子,他因脚被摩托车夹伤住院治疗。当时听家长电话告知时,有些担心,因脚筋拉断需要手术,于是便盘算着什么时候带上几个孩子去探望男孩。

上午利用语文课告知大家同伴的病情,并指导学生在温馨的线纸上写上几句鼓励的话,下午孩子们自发地带了一些零食、水果,写上名字交给班长。利用第二节课,带着班长和其他两个孩子——一个是生病孩子的好朋友,另一个是带了一个礼盒水果的孩子,一起去看望了趟在病床上的刘烁。看得出孩子很高兴,家长也很激动,一再地表达全家人对老师和同学们的感谢。

过程很快,来去路程加上探望时间差不多一小时。可孩子们并不知道,和他们回到校园的那一刻班主任我才如释重负。。

虽然今天的事情很顺利,可事实上孩子们并不知道老师却差点就无法做成这件事。当得知自己有此一举时,遭到了几方面的“”与“”。家人的担忧。“你去看学生,这主意不错,但你自己去就可以了,怎么还带学生去?探望学生的安全问题你可考虑清楚?如果出了问题,你是否有能力一力承担?”领导的担心:“这是件好事,但你带学生出去,学生的安全一定要注意。”同事的不解:“其实你可以不必这样做,你总是比别人多做一些可以不做的事。既然不一定要做,我提醒你啊,还是别去的好。”以上种种缘由,听得自己差点儿就不想去做这件事。终于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孩子没有了我们小时候的无拘童年,也才知道身边一定有很多事被我今天所遇到的经历而扼杀过。

可是,纠结到最后我还是做了,带了十二分的小心与谨慎。回头问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可回答是这样简单又无力。

我想让班级有些人情味。一个班级就是一个大家庭,这个大家庭并不仅仅是一起学习,还应该包括一起成长,共守规则,相互关爱。而家中有人生病,当然应该探望,也一直自认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作为班主任,一直很重视班级的常规积分,无论加分和扣分都十分重视。对一个集体而言,集体荣誉感很重要。可除此之外,我觉得还有更柔软的东西应该也同时在班级里共存,那就是彼此间的团结友爱。

我想让学生懂得关爱他人。现在的孩子独生子女居多,虽然二孩政策已经放开,但眼前的这帮孩子依然是家中的王子和公主,更多的时候并不懂得关心他人。利用这个机会,让他们懂得同学这间的情谊是多么地珍贵,给同伴一份关爱,添心中一份幸福。

我想让生病的刘烁心中闪过温暖,哪怕只一丝丝。前些日子,刘烁小朋友刚刚违反了学校纪律,扣了班级常规分,还批评了他。但我不会因此而不关心爱护他。想来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受了这么重的伤,身体和心灵一定都是疼痛而无助的。作为他的同学和老师,在这个时候关心一下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忆起十八年前为一个小腿骨折的孩子补课的事。每个周五下午,与搭班的老教师一起去往生病学生家为他补课,整整两个月风雨无阻。这么多年来,一直把这件事记挂在心上的是孩子的父母和已经上了大学的孩子,而我们,只会因一些小事偶尔才会想起。

其实这两件事于教者而言都是极平凡的,只是一个老师平心而为的举动而已。可为什么,当初那样做可悄悄而行,自由随心,而今天这种行为,却引来数人好言相问与相劝?恐怕这与当下的教育情形不无

近两年,网络上报道了多少有关学校组织活动而引发的安全事故,就有数百万的差评依然历历在目。对一个学校而言,安全永远是举在头上的一把尖刀。一旦出了安全事故,变成了众矢之的,也不管学校在管理中是否有过错或失误,只要出了事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常此以往,哪个学校还敢组织春游踏青,还敢组织学生走向郊外?

就老师个人而言,眼下的现实是,能不组织的活动就不组织,免得让麻烦找上自己,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安全的处教之道,教好我的书,上好我的课,在职责范围内管理好我的班级和学生,一切万事大吉了。

可惜了,我们的学生!现在可玩、可忆的真的太少了!随着电子时代的到来,手机不仅成为成人手中的宝,也成了大多数孩子手中的宝。想想,如果没有了手机和电视,我们的孩子还会做些什么?在他们的童年里还会留下些什么记忆呢?纯真的友情、难忘的郊游还是几乎不可能的野炊?

今天这篇小文或许可以不说,却还是说了,仅个人想法三二,无意其他。

发表评论